首页?>?中国 > 正文

伦理故事的智慧之光 入剖析人性并深具救赎希望

时间:2019-09-23 22:59:47 ?????? 来源:

?

这本书被沃伦巴菲特称为“灵魂的GPS导航仪”。在信仰缺失、太多人无所敬畏的当下,这是一本从哲学、心理学、科学和灵性等领域深入剖析人性并深具救赎希望智慧之书。

《底线》一书开始于作者马克·马陶谢克对母亲偷窃行为的苦恼,结束于对母亲跟有妇之夫恋情的释怀。这样的安排也许不是有意的,不过恰好对应《底线》的整体结构——从关心到纯洁螺旋式地上升,实现了一次完美的道德旅程。在这个过程,读者并不会像阅读大多数伦理学着作那样,困惑于善恶的辨析、政治社会价值的纠缠,而是直接与一个个伦理故事相遇。

清教徒牧师卡顿马特尔在1654年的日记记录这样一个故事,当时他对着一棵小树小便,而不远处一只小狗正对着另一棵树做同样的事。牧师写道,“我本应是更加高尚的生物!每当自然需求将我贬低到野兽的境地时,我的精神(我是指每一次)便会得到提高与升华”。人虽然受困于自己的身体,但却能超越于肉身去显现道德之伟大,如此看来,道德似乎是可以脱离人存在的某种精神,这是很多伦理学家的看法。美国着名心理学家乔纳森·海德特则持道德直观基于本能进化的观点,而马陶谢克认为精神提升与道德本能并不完全矛盾,但他还是暗示,如果精神超越听从于道德本能和情感要比理性判断少出错得多。

因为纯粹理论思辨在马陶谢克看来过于学究气,所以他无意构建新的道德理论。《底线》直接套用乔纳森·海德特对人类道德基础的五种划分,前两种“关怀与伤害”、“正义与公正”为个人伦理观,而后三种“族群与忠诚”、“权威尊重”、“纯洁与神圣”则是公共伦理观。我们知道,个体伦理观与公共伦理观在政治社会生活中的冲突尤为明显,《底线》对此并未展开讨论,只是用两页不到的篇幅匆匆带过。这种情况,在广泛地引用各种社会心理学、精神神经果的《底线》中比比皆是。在谈到道德气质的首次形成(及无法形成)源于婴儿对母亲乳房和关爱的渴望时,作者也感慨说“这一理论需要一本书来进行探讨”。

上述的五种道德基础会指引我们进行道德判断。道德判断大多时候跟自觉意识没有关联,所以我们往往无法解释自己的判断,然而却对基本信念深信不疑,这种现象称之为“道德错愕”。有这样一个实验,受试者被问及对兄妹性爱的看法,他们都异口同声表示反对、厌恶,但说的理由却没有多少说服力,有些人甚至干脆说“我觉得这是错的,因为它让我恶心,如此而已”。恶心起源于杂食动物觅食的自我保护机制,然后是对身体激情的拒绝,最后到达道德的净化,这种跟食物有关的情感在伦理生活中总是能快速、坚决地做出道德判断。虽然书中关于人类的大脑机制对道德的作用有各种精彩的说明,其中包括起移情作用的镜像神经元,但对于恶心跟大脑的关系却从未提及。其实,与恶心有关的大脑部位负责识别恶心表情的基底神经节,以及负责味觉的脑岛前叶,后者提示恶心起源于对味觉的排斥。

现实生活中,道德基础会演化成不同力量,然后相互缠绕、冲突,形成复杂的道德难题。思想史上最有名的道德之谜当属电车难题,在《底线》中演绎出新的版本,如果你身边站着一个胖子,把胖子扔下轨道就能拯救受控的列车上五名乘客,你会这样做吗?几乎所有的人都否定这种做法,“只是觉得有错”。作者摆脱了电车难题最初版本的功利主义和伦理命令之争,通过新版本告诉我们,人类具有同理心和移情能力,不会把胖子置于死地来挽救五个相同的性命。然而,一位藏匿在地下室的母亲亲手捂死自己正在啼哭的孩子,这样她和另外十五个犹太同伴方得以逃开纳粹的搜查,我们该如何去评价这位母亲的行为呢?

道德正是存在于语言与故事之中,当我们使用语言讨论问题讲述故事,道德实践便开始发挥作用。自我形象也是基于我们向自己讲述自己的故事,在这些故事中,每个自我都习惯夸大自己的道德。自我并不是一成不变的,没有什么比斯坦福监狱实验更能说明环境影响——一条马鞭和一副反光墨镜就让好人在瞬间变成人,变成折磨囚犯残暴之徒。《底线》中“狂欢节效应”和“黑暗三合一”两个篇章可谓精彩至极,除了讨论斯坦福监狱实验,还介绍了马基雅弗利主义、病态自恋、精神病态三种人格。狂欢与黑暗一直存在于人类社会,但“人心向善”这个古老的俗语依旧焕发着无穷的光辉——源于人类天生的道德器官,源于那些伦理故事的智慧。

    阅读下一篇

    郑明民在京因车祸不幸逝世 享年7

    今日(12月22日)早晨,大白新闻独家获悉,开国中将郑维山之女、陆军总医院(原北京军区总医院)原放疗科主任郑明民于12月21日因车祸去世,享